「要面子」和「不要臉」(馮睎乾十三維度) 轉載

不知道中國人是否特別要面子,但幾可肯定:太要面子的人,到頭來往往就變成不要臉。這幾天,友人遇上一場「茶杯裏的風波」,恰好用來印證以上講法。事件雖小,足以見大,當下社會千瘡百孔,歸根究底也和「要面子」有莫大關係。
此事主要涉及兩人,一位是我認識的謝飛,另一位是我不認識的陳師傅。我無意高調點名,但為了表明此事不是子虛烏有,現將相關鏈結附於文末注腳,統統是公開的「地球post」,讀者可自行探討。
謝飛去年轉行,開始以教授紫微斗數為業。初入行,自然需要落力宣傳,於是在Facebook和Instagram都開了專頁,孜孜不倦跟讀者分享術數心得。
記得從前《蘋果日報》還在,每逢歲晚,同文左丁山先生例必撰稿,談談新春開工的吉日,頗受讀者歡迎。今年謝飛亦因應傳統習俗,為讀者製作了一張「2022壬寅年開工時辰圖」,放到個人專頁(注1)。
本來轉載圖片,只要標明出處和原作者,大抵上是沒問題的。謝飛始料不及的是,年資較他深、名氣比他大的陳師傅,竟然唔該都冇聲,就直接將他的原創圖片,剪貼到自己的Facebook專頁上,而截取圖片的時候,更有意無意漏掉謝飛原圖的Facebook和Instagram網址。
由於陳師傅帖子並無註明圖片來源,看過謝飛原圖的網民,便相繼留言質疑師傅「剽竊」。看到批評後,陳師傅才不慌不忙在留言區(而非原帖的顯眼處)補上謝飛的名字,其回應非常精彩,足以媲美特首連珠炮發的金句,現在原汁原味抄給各位看看(連錯別字也不改):
「本人絕對是借 謝飛斗數看世情 在face book 登上的開工吉 日篇文轉登在個人專業分享!本人與葉sir (葉漢良)數有交情及尊重,擇日開工只為大眾娛賓喜好,個人配對擇日各不同,隨習俗之喜好散傳心靈鷄湯,本人網業發表一直是無私分享、毫無利益及 蓋人名氯之嫌,(執善行事,日日都是好日)🙇🏻🙇🏻🙇🏻」(注2)
陳師傅儘管打錯很多字,但語言偽術造詣極高。頭一句那個「借」字,分明師承孔乙己的名言:「竊書不能算偷……竊書!……讀書人的事,能算偷麼?」是的,猴子會偷桃,但「大師」絕不偷圖,所以先給你一錘定音:「係借呀!」
面對「疑似剽竊」的嚴厲指控,陳師傅不但臉不紅耳不熱,更標榜其「高尚情操」,強調自己「借」圖是「無私分享、毫無利益」。按此邏輯,如果有人偷了,不,「借」了陳師傅的錢包,然後將他的錢都跟街坊「無私分享」,自己分文不取「毫無利益」,相信陳師傅亦決不介意,對不對?
情操不及陳師傅「高尚」的人,如我等凡夫俗子,就難免錙銖必較了。在社交網站專頁出帖,讚數、分享量等都是「利益」。以此事為例,謝飛耗費時間心力製作一幅圖,截至執筆一刻,共有85個讚、9次分享;而陳師傅「借」來一貼,就不費吹灰之力賺得142個讚、10次分享,居然比原創者還多。謝飛能不心灰嗎?
更吹佢唔脹嘅係,堂堂「大師」居然小學雞到玩「撻朶」。陳師傅「借」謝飛的圖,不去問謝飛,反而留言「與葉sir (葉漢良)數有交情」,用意何在?葉先生寫了五大冊《斗數卷》,啟迪讀者無數,親炙他的學生也不少,難道陳師傅知道謝飛師承,才特地搬出葉Sir來大石砸死蟹?但事件與葉Sir無關,你同巴拿馬總統有交情都冇用啦!
我記下此事,除了替謝飛不值外,也想趁機談談「要面子」的問題。中國人是出名要面子的,所以高高在上的官,除非是違背了更高層領導的旨意,否則是不可能認錯的,更遑論向「蟻民」道歉。為了面子,既不能道歉,又不能改過,就只好挖空心思文過飾非,令小事化大,毛病日益惡化,卒至不可收拾了。
越想保存面子,就越會做出荒唐的事,講出可笑的話,反而令自己更丟臉。所以結論是:死要面子的人,都是不要臉的。
最後,且讓我引用魯迅筆下一個笑話作結,他在〈說「面子」〉寫道:
「要面子」和「不要臉」實在也可以有很難分辨的時候。不是有一個笑話麼。一個紳士有錢有勢,我假定他叫四大人罷,人們都以能夠和他扳談為榮。有一個專愛誇耀的小癟三,一天高興的告訴別人道:「四大人和我講過話了!」人問他「說什麼呢?」答道:「我站在他門口,四大人出來了,對我說:滾開去!」
1
謝飛.斗數看世情:2022壬寅年開工時辰圖
(呢條link就真係「無私分享」嘞)
2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耶穌說:「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
請訂閱支持十三維度Patreon:
(圖片: 《賭神》)
歡迎分享 Share: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