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舞昇平疑無伏/ Last Dance of Cinderella (淺談壬寅年流年)

熟悉紫微斗數起盤安星的朋友相信對甲子納音及五行局並不陌生,納音配上天干地支年一共三十組,由甲子、乙丑海中金至壬戌、癸亥大海水。八運最後兩年2022年壬寅,2023年癸卯為金泊金,九運首兩年甲辰、乙巳為覆燈火。金泊金就是金泊,薄薄的金片,用於外觀裝飾以顯尊貴,是表面的,並不紥根入地。人們生活靠燈火,照亮日月不能照射的地方,覆燈火就是打翻之火,情況有機會一發不可收拾,正如誰又何曾想過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第一次世界大戰導火線是1914628日上午9時正,當時年僅19歲的塞爾維亞青年普林西普在塞拉耶佛刺殺主張吞併塞爾維亞的奧匈帝國皇儲斐迪南大公夫婦(塞拉耶佛事件),及後牽起滔天浪;更甚者,埋下二戰種子的凡爾賽和約。如不善忘,1966年天星小輪加價及1984112日至14日的士騷亂相信活在此地的你必定知道,順手拈來的一些舊事,往往便是未來重覆的指標。它可以依樣葫蘆一模一樣地發生,也可以是外觀不一但底蘊一樣。如有人相信12次課堂足以令你應付日常生活及社交所需,究竟是閣下太天真太傻,還是閣下奉行簡約無為的生活形態?如後者,又何須為日常生活及社交而煩惱學術數?當中的東方「邏輯」,叫人拍案比起借用他人優惠咭食和牛放題上載牛肉人為出血照片老屈食肆𢱑著數事件伏味更馥郁,更香濃。

諸相皆幻皆虛妄,目下所見是否明日應許之路?還是舞會最後一曲?

缺電停電,燈芯燈又再見用武之地?

歡迎分享 Share:

發表迴響